前進游牧森林音樂祭~

「游牧森林音樂祭」的圖片搜尋結果
活動名稱:游牧森林音樂祭,地點是國立暨南大學
小編身為暨大生,看到自己的學校有音樂節,當然是二話不說就買票了。
活動先前的宣傳,其實就是主打露營X咖啡X音樂祭,有點想走小型的FUJI ROCK的形式,礙於學校的規定我覺得很多效果其實在活動還沒開始前就會大打折扣,不果說老實話這樣的活動其實屬於實驗性質,或許以後會有更多人效仿(台灣扣掉遊牧森林音樂祭最有這種大自然風格的就是同樣在南投的無限自由音樂節了)。
其實對小編來說這次看表演是在回顧自己的青春,跟自己的青春告別,畢竟找來的陣容都是陪伴我大學至少三年左右的團,活動中間遇到了熱音社的學長姐,遇到了厭人的朋友,遇到了剛認識沒很久的新朋友,大家在不同的時間遇見,帶領我看不同的樂團,有偶遇就開心衝撞開心的一起唱。
說說小編自己看的團好了。
滅火器:其實這是我整個音樂季最想看的團,畢竟其他團再怎麼好聽,滅火器是從大學玩熱音的時候,學長姐帶領我認識的第一個團。這次遇到他們,都已經在外工作,利用他們的休假來看表演,漸漸的,從海上的人到基隆路,從人生到欲走無路,再來是最後的長途夜車,慢慢地這些歌曲描繪的景象,越來越靠近小編,真的已經開始有一種和青春告別的感覺。
草東沒有派對:其實這只是我第二次看草東,以前就知道草東的現場非常的穩,而且也很有故事連貫性,不管是歌曲的INTRO還是銜接下一首歌的BRIDGE,草東都做到了「完整和深刻的說一個故事」,我覺得這很不容易,這除了建立在樂團現場強大的穩定度,更建立在你怎麼把有獨立故事的歌串起來變成一個40分鐘的set來表演,而且一貫的比較冷的互動,反而讓台下的垃圾話更有爆點。
Hello Nico:看過大概5-6次了,由於後面自己更偏好不同曲風所以也很長一陣子沒再聽到他們表演,我覺得詹宇庭老師不知道是改變唱法還是投入在舞台表演動作上,音準和聲音狀況都沒有以前的好,不過空靈系的編曲其實一直都是沒話說的。
茄子蛋:大概半年前在台南第一次看茄子蛋,從第一次看完後知道黃奇斌老師是個很厲害的音樂人,從金曲獎得獎後開始竄紅,每場表演的觀看人數也竄升的很快,隨著人數越多,就意味著鉗子蛋在歌曲裡捍衛台灣母語跟台灣本土文化的價值,還有積極樂觀感恩惜福的生活態度可以散撥到更多人身上。
我自己的感想是台上的表演是爽的,值得留下紀念的,而且舞台音場若非意外基本上都還不錯,不過我覺得這個活動本身跟咖啡連結性不大,加上小編我自己也覺得這些樂團本身都還蠻適合酒的,咖啡的關注度就不像覺醒的COSER或大胃王比賽那麼多,所以對我來說結束了不會有那種活動結束了很失落的感覺,加上其實周邊控管是有問題的,不但給本校生不好的感受更讓買票的觀眾不開心的感覺。
而且雖然活動都是邀請所謂的「大團」,也就是把其他音樂季最常請的大舞台樂團都找來表演,這其實是最商業的操作手法,不過長期來說對台灣音樂圈的發展並不好,若將來這種只請大團的音樂祭越來越多,會發生專場沒人看新的樂團被壓縮生存空間等問題,做為一個希望可以聽到更多不同音樂的小編或者其他樂迷,我覺得以後尋找表演團體的方向和定位是可以重新思考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