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制下的豪放不羈:《恐怖行刑錢塘金屬誌》

圖像裡可能有1 人、微笑中
《恐怖行刑錢塘金屬誌》,本次來臺一套五本。
預購買商品請至異端者賣場
審查制度在中國行之有年,這個為了鞏固政權而設置的條例所管理的內容早已不再只有政治,凡舉官方認為有害的作品都可能遭到查禁。中國近年娛樂產業的進步同為華語圈的我們是有目共睹,但在法令限制下這些作品多半過於保守,創作者如果真想弄些不一樣的成品出來整剩兩條路可走:一條是像電影《讓子彈飛》這種似褒實貶的方式偷渡闖關,另一條則連關也不闖了,直接自行出版。
《恐怖行刑錢塘金屬誌》就是屬於後者,沒有譁眾取寵的技術,A4版面的黑白印刷配上幾根訂書針就是它的一切。對於獨立刊物不盛行的臺灣而言它的外觀實在是相當不起眼,翻開內頁後幾乎塞滿頁面的內容更是難以閱讀,有學過版面設計的人看到血壓飆高恐怕也不為過。糟糕的第一印象是它給人的感受,但其實某種藝術創作也使用了相同的手法,而我們對它樂此不疲。
123
還記得第一次聽到金屬樂的感受嗎?那種暴躁凌亂的呈現方式,完全不管聽眾是否能吸收,一股腦地將所有東西丟扔下台的直率,任誰都無法一聽就愛上;但如果試著反覆咀嚼這些資訊,仍然能從這些看似雜亂無章的作品解析出豐富的內涵與熱情。
表演遊記、樂團訪談、周邊推廣……《恐怖行刑錢塘金屬誌》介紹的事物與主流媒體看似相同,但需要顧慮門面的後者無法做到徹底的自由,獨立刊物在少了這項限制下表現出來的是徹頭徹尾的誠懇。資源短缺的先決條件下,自費出版品的美術編輯和文章用詞上肯定不及書店裡那些精品,但這些以樂迷身分所記載下來的內容反而比一般商業導向作品來得更貼近大眾。它無法拍到歌手的沙龍照,但在人擠人的舞台下所拍出的相片才是那些無法到場的觀眾想看到的;對於表演內容它沒像個藝術家在那品頭論足,反而是像小孩子般興高采烈地和人分享自己的所見所聞。樸實歸樸實,字裡行間的熱忱卻從來沒少過。

 111額外插曲

同人誌在臺灣幾乎已經變成二創漫畫的代稱了,事實上這個詞並沒有特別限定創作的內容,凡舉同好自行出版的書籍都能被稱作同人誌。將興趣從觀賞轉變為生產的過程有多艱苦就算不提大家也都明白,在大環境不支持甚至是抵制的狀況下更是難上加難;這些雜誌光是從中國運來臺灣的過程就一波三折,想在杭州這個金屬沙漠發行如此專業的刊物需要花費多少精力我們實在無法猜測。體制能夠限制人的行為,但山不轉路轉,藝術家總會找到自己發聲的管道,《恐怖行刑錢塘金屬誌》講的是金屬樂,更是向大環境表達永不妥協的一聲嘶吼。
文/翁毛
預購買商品請至異端者賣場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