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端X極限音樂誌:CHTHONIC 閃靈 聯訪特輯

異端X極限音樂誌:CHTHONIC 閃靈 聯訪特輯
異端X極限音樂誌:CHTHONIC 閃靈 聯訪特輯

異端者 此次有幸受到MAXMUSIC極限音樂誌的邀請共同聯合訪問,在台灣與國際知名的樂團CHTHONIC 閃靈感謝此次閃靈樂團的受訪以及MAXMUSIC的邀請。

接下來就看看由異端者MAXMUSIC的訪問,也讓大家更多了解關於閃靈的音樂故事與內容,以及樂團們對於音樂創作的想法。

本報若有不專業之處,也還請各位讀者多多見諒了。

Q:是什麼契機讓你們從【史詩黑金屬的曲風】轉變成現在的風格呢? 未來是否有機會重回過去的音樂風格呢? 或是如何形容現在的音樂風格更為貼切?

“國外樂評通常形容我們現在的風格為 旋律死x民謠金x交響黑x台灣亞洲風。隨著成軍越來越久,創作越來越多,自然而然演變成一種有台灣風味的極端金屬。至於未來我們也沒有設限,就看我們自己的風格怎麼繼續自然演變了。”

 

Q:鎮魂三部曲的賽德克巴萊(2007), 十殿(2009), 高砂軍(2011),歷史時間從1895到1941~1947的背景來創作專輯,那新專輯政治的主軸是定位在哪個時間點呢?

“鎮魂系列除了這三張以外,其實也還有「武德(2013)」,是主角正源被囚禁在孽鏡地獄的狀態。新專輯「政治」則是整個鎮魂系列前傳,是在1920年代。詳細故事可以參考這個頁面。”

 

Q:專輯的排序,似乎也一直隨著歷史演展接近到了現代,你們是否打算持續做到近代史呢? 在專輯故事逐漸邁進的走向近代了,你們接下來將會如何發展你們的音樂方向呢? 持續進展現代的故事或展望? 還是會轉換不同的素材創作?

“其實新專輯寫的是一百年前的事情,因此也不是現代。至於未來的素材,可能要看屆時寫歌受到什麼故事或靈感的啟發了。還沒有定見。”

 

Q:創作的完整專輯概念是從哪個角度與觀點出發? 以及其敘事架構是?

“詳細專輯概念可以看上面的連結。簡而言之,這張專輯敘說的是系列故事的主角「潘正源」的神力從何而來。因此每首歌都代表一個神以及其能力,也有其背後的故事,還有對一般人而言可以啟發的意義與價值。”

“到了最後一首歌「烏牛欄大護法」,就是潘正源的出生。但由於之前的系列故事已經宣告正源穿梭到地獄去改寫生死簿終致失敗,因此「烏牛欄大護法」就是一首「即便明知很可能失敗但仍追尋希望」有點悲傷的歌。”

 

Q:新專輯中,台譯的名稱雖然政治,但是英文版是阿修羅的戰鬥,阿修羅所代表的含意與象徵是什麼? 是否代表著什麼人物或是意境呢?

在我們專輯故事的同名小說裡面,潘正源是阿修羅轉世,因此這裡指的就是潘正源。但其實英文專輯名稱「Battlefields of Asura」是指「修羅場」,也就是很血腥殘酷的戰場,除了指我們多張專輯中冥界或是人世間的戰場,其實指的也可比喻各種領域裡面的殘酷戰場。

 

Q:鎮魂三部曲是否在一開始就已經規劃好是一部三張專輯的作品呢? 又或者它的規模不僅指三張專輯?

2005年寫賽德克巴萊(1930年代霧社事件)時,並沒有去想之後的創作延伸。

2009年出「十殿」時,設定在1947年代二二八為背景,一位能穿梭時空的潘正源角色要改變歷史救回夥伴的故事。當時也未與賽德克巴萊有關。

之後開始準備「高砂軍」專輯,以1940年代到南洋打仗的台灣軍為歷史背景,當時才赫然發現,這段故事有許多人是前面霧社事件之後,而戰爭結束回到台灣也參與了二二八反抗國民黨的戰鬥。

當時才發現冥冥之中有註定,這三張專輯是一段連續的故事。

 

Q:閃靈在這次的編曲中放入了更多交響元素,想請問是有怎樣的啟發展開這樣新的編曲方式?

過去五年來我們發了一張acoustic的專輯,也寫了一張電影配樂,Freddy選立委期間,我們也把一些閃靈歌曲改編成為交響樂,用在他掃街時當有氣勢的配樂。這幾個經驗讓我們對於自己歌曲中的旋律以及交響編寫有更多的靈感,因此就運用在新專輯裡面了。

 

Q:那最後閃靈樂團,對於台灣的樂團有什麼樣的建議呢?

雖然台灣展演產業的餅有在變大,分工也變多,但台灣團的巨嬰也開始變多。歐美日的音樂產業分工多但是因流行樂的歷史發展較久,因此各環節配套較完整;台灣在基礎專業的部份沒跟上來,但外在的形式卻沒有少,這對樂團或藝人的人格建立和未來的發展有時反而是阻礙。在這樣的環境下,台灣樂團/藝人可以試著主動瞭解展演產業中各項事務背後的基本邏輯和意義、培養判斷、思辯的能力,也許會有些幫助。

 

Q:對於本土樂團出國表演又有什麼樣的建議呢?

去不同的國家、不同的表演場地會有不同的狀況。以閃靈本身而言,能給的建議是,如果樂團有去歐美演出在地的大型音樂祭或是show case,能夠和當地PR或發行廠牌合作媒體訪問,或介紹認識後台其它音樂祭的演出藝人,會更有效觸及在地觀眾,延長並擴展該次演出的影響力和人脈,盡量不要把時間拿來只是去表演、看表演、去觀光然後回台灣,這樣會滿可惜。

並且,若有機會去歐美進行一兩個月甚至以上的長時間巡迴,也有機會認識歐美展演產業的做事方法與邏輯,對於未來在不同國家、不同演出場域,身段的拿捏和心態的調整,甚至是藝人自己事業的規劃視野上,都會有很大的幫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itnami